養狗操女人   人妻小说 

我很早以前就想養只小狗,可惜,因為上學的時候和父母住在一起,老媽不

讓養,所以直到今天,我的願望才得以實現。至於我為什麼想養狗,這事還要從

我們社區的住戶說起,我現在居住的社區以前是鋼廠的福利房,只要是這鋼廠的

職工,只要稍微給個幾萬塊就能分配一套,不過那是以前,在零五年的時候就已

經取消了這項政策,到如今就算自由買賣都沒人來管。



因為是鋼廠的福利房,所以這個社區的住戶一般都是職工的家屬,尤其是女

性居多。後來也不知是誰帶的頭,只要是個家庭主婦都會養只狗,每天晚上帶著

狗到花園裡遛兩圈。



當然,這些東西都不是我想養狗的理由。我想養狗是因為,住在我家隔壁的

一個個大哥在和我閒聊時說,『有一天出去遛狗時碰到一個也在遛狗的女人,他

和那個女人一起遛了一圈後,便去了女人家做客。』



雖然聽起來有些像吹牛,可他說到這時,這個大哥顯得非常興奮,連褲襠都

豎起了帳篷,為了掩飾尷尬,他咳嗽了兩聲,換了個姿勢繼續說道:『那女人因

為丈夫經常不在家,為了排解寂寞,就養了一隻京巴。有一次她和一起玩耍的姐

妹遛狗時說到了獸交的問題上,雖然大家都是淺聊則止,可寂寞許久的太太卻記

了下來。』



接下來的事,雖然隔壁的大哥有事走了,沒有說,可從小就在這方面想像力

豐富的我,給這個故事腦補了下去。



無非就是京巴的活兒太小,太太又不好意思借其他姐妹的狗。在於大哥相遇

並交談甚歡後,就起了淫心,藉口玩狗之際和大哥春宵一度而已。



經過此事後,每當我遇到社區內遛狗的半老徐娘們時,總會忍不住腦補她們

一邊被狗操一邊吃人屌的騷樣。之後到家便一邊腦補一邊來上一發,然後才能睡

去,可時間一長,想要真槍實彈的幹上那些騷娘們一炮的想法就如同火燒般一直

在心中焚燒著我。



就在我要控制不住自己時,一個好消息傳來。那日,我媽告訴我姥姥那邊有

一個親戚去世了,他要和老爸回去住一段時間,本來也要我也一起回去,可藉口

放假後去補習班,所以就獨自留在了家中。



趁著爸媽不在的時間裡,我去了一趟狗市,也不管好壞直接買回一隻不知道

是什麼品種的小狗,沒辦法,就這只便宜。



買完狗後我便開始了狩獵之旅。



也許是我太想當然了,自從有狗後,我幾乎一天在外面轉上好幾趟,可就是

沒大哥講的好事發生。



可就在我一邊嘲笑自己太傻比,要放棄時,我期待的豔遇,終於到了。



那天晚上,我和平常一樣,吃完掛麵習慣性的牽上我那只土狗,前往小花園

遛狗。就在我一邊看著土狗活潑的在草叢裡東跑西竄一邊腦補著和熟女上床時,

一個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



「成子,那是你的狗?」



這聲音很熟悉,既不好聽,也不難聽。我一時間沒想起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她有唏噓說道,「你也不怕你媽回來罵死你?」



我轉過身望著來人,腦內和熟女上床的場景還未褪去,就這樣有些發愣。直

到女人走到我身前才回過神,連忙問好道:「張阿姨好。」



這個女人叫張蘭,雖然不是住一棟樓,但與我媽很熟悉,經常在一起打麻將

聊八卦,偶爾也去我家稍微坐坐。我對她的印象不是很深,也談不上什麼好感之

類,因為這個女人長得實在是普通,普通的中年婦女身材,普通的中年婦女性格,

實在提不起我的興趣。



「吆,這是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張阿姨在說這句話時,向我的下半身掃了一眼,這一眼差點讓我控制不住自

己,心裡砰砰砰的直跳,甚至連呼吸都粗了起來。



我沒想到,這個普通的女人竟然還能露出如此勾人的神情,不禁讓我的鳥兒

都忍不住顫動了一下。



有些尷尬的我,慌忙掩飾起身下的狼狽。看到我這個動作,張阿姨不由的笑

了起來,沒有和書上一樣掩嘴媚笑,而是十分大方捂著有些發福的肚子在笑。



「阿姨也出來遛狗啊。」



偷偷的扶了一把鳥兒,讓它貼著我的肚子,看起來不那麼明顯後,我聲音有

些發乾的問道。



稍微的緩過一下後,張阿姨往身前遷了一下她那條純白的薩摩,稍微蹲下後

邊解繩子邊說:「可不是,你劉叔非要給我買一條,說什麼我一個在家無聊的時

候溜溜,也不知道……」



見到張阿姨開始囉嗦後,我才認真打量起這個女人,身材一般還有些發福,

長相一般,雖然很認真的打理過,可還能看到歲月流逝的痕跡,聲音一般,嘮嘮

叨叨一些讓人厭煩的話。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中年婦女,沒有什麼風韻猶存,也沒

什麼身姿妖嬈。



上身穿著一件黑色吊帶背心,下身是碎花長裙,沖露出的部分來看,應該沒

穿襪子,而是穿著一雙白色的人字拖鞋,也不知道是不是蹲姿有些難受,一邊解

狗繩一邊還挪著腳。



也不知是故意還是怎樣,張阿姨蹲下的姿勢正好能讓我看到她那一對巨大的

乳房,從痕跡來看沒穿胸罩,兩點凸起在黑背心上有些明顯。看到此處,我的鳥

兒又不禁跳動起來。



磨磨蹭蹭的半天,張阿姨終於解開了狗的束縛開始撒歡,張阿姨估計是蹲累

了,有些費力的站起身,我連忙前去扶了一下。



張阿姨低頭稍微揉一下腿後,推開了我,並且還向我肚子處指了一下。



我茫然的低頭一看,才發現從馬眼滲出的汁液,已經弄濕了我的肚子。



我今天出門時,穿的是一件白色背心和短褲。今晚的天氣有些熱,我便把背

心拉到了肚臍上方卷著,短褲買的時候就有些小,如今鳥兒初長成,正在發威,

讓短褲更緊了一些,在剛剛我就把鳥兒給扶正了,本來就有些小荷露出尖尖角,

如今更是整個頭都露了出來。



連忙將衣服放下,蓋住正在怒吼的龜頭後,我不好意思的像張阿姨笑了下,

便連忙轉身裝作看狗的樣子。



「怎麼,想女人了?」



挪動了幾下腳步,張阿姨站到我的身邊,雙手抱在胸前,聲音帶著笑意的向

我問道。



我囁嚅了半天沒吭聲,只是低著頭。



張阿姨看我害羞的樣子,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膀,繼續說道:「趕緊讓你媽

給你找個媳婦吧,看把孩子給憋的。」



說著,便把手移到了我的鳥上,捏了捏。



感覺到下身的異樣,我連忙抓住張阿姨的手,也不知是想讓她拿走,還是不

想讓她離開,腦子裡亂哄哄的,都是張阿姨那乳房的影子。



「資本還不小嘛,你也別害羞,張阿姨活這麼大歲數,什麼沒見過。」



語畢,她的另一隻手在我手背上拍了一下。



我放開手後有些不知所措,緊張的來回看著,看到遠處幾個人影後更是緊張。



「走,咱去那邊坐會,讓他倆自個玩會。」



張阿姨的手從我鳥兒處拿走後,一陣失落感襲來。看了一眼正在一起玩耍的

兩隻狗後,我跟著張阿姨走向了小樹林的座椅處。



張阿姨一邊走一邊看著手上的黏液,歪過頭見到我在看著他的屁股後,停下

來等了一會兒。



我本來低著頭看著張阿姨的屁股,想著她有沒有穿著內褲時,突然撞到了張

阿姨的身上,回過神,我又一次不好意思的對她笑了一下。



「人小鬼大。」



說完後,張阿姨伸出手又在我的鳥兒上抓了一把,傳來的快感讓我差點射出

來。



擡起手,張阿姨把沾有黏液的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伸出舌頭在手上舔了起

來,見到此景,我忍不住喊了一聲「阿姨。」就抱住了她,在她身上胡亂的摸著,

鳥兒也在她身上蹭著。



見到我如此動作,張阿姨也是連忙推我,一邊推一邊說道:「去去去~有人

過來了,咱去那邊。」



可此時我被快感所控制,那聽得進去,見到阿姨的反抗,我更是用力起來,

嘴上也是開始胡言亂語,「阿姨,我想操你。」



「我想操逼。」



? ???「……」



? ???「我想用雞巴操你屁眼,操你嘴。」



儘管是見多識廣的中年婦女,可也被我露骨的話語給搔的滿臉通紅,下身更

是潮濕一片。



見是拗不過我,淫心被激起的張阿姨也便配合氣我來,不僅轉過身用臀縫迎

合著我的鳥兒,還低聲淫叫起來,「操吧!阿姨給你操,阿姨的逼讓你操個夠。

快~快點,使勁操,用力操。」



「阿姨的賤逼、騷逼好癢。」



「乖~抓這,抓奶子……」



見到阿姨的配合,愈加興奮的我捏起她的乳房在她臀縫裡摩擦起來。不久,

伴隨著我的一聲低吼,我的背心和張阿姨的碎花裙都是濕了一片。



還處於高潮後失神的我被張阿姨,拉到小樹林石椅子上坐下。



沒一會,一對手牽手的夫妻便從那處走過,走時還有意無意的像我們這看了

幾眼。



見到他們離開,我也是清醒了過來,連忙向張阿姨道歉,「我……我也不知

道怎麼回事,我……」



還沒等我出什麼,張阿姨就伸手解開了我短褲的紐扣,把拉鍊一拉到底,已

經開始變軟的鳥兒彈了出來,上面還沾著不少精液。



張阿姨在手裡把玩了一會後,俯下身子就把它吸到了嘴裡。



一股比剛剛還強的快感襲來……



我一陣戰慄後竟然尿了,而張阿姨則是一地不剩的『咕咚咕咚』全部喝了下

去。



被這個場景刺激到的我按住阿姨的頭就聳動起了腰,剛剛射完的鳥兒瞬間滿

狀態復活。



「嗚嗚嗚……」



張阿姨並沒有因為我的粗暴就將我一把推開,而是抱起我的屁股任由我在她

嘴裡胡亂的搗著。



在插了一會後,感覺這個姿勢太難受,我抱著張阿姨的頭站起身,脫起了上

衣,而張阿姨則是更舒服的抱起我的屁股,前後晃動起頭部。將隨意的扔到一邊,

我將張阿姨推到在石椅上繼續的幹起了她的嘴。



張阿姨則是一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撩開裙子揉起了沒穿內褲的逼。



看著身下正在吞吐著我鳥兒的阿姨,我興奮的幾乎忘記了身處何地。正在我

忘情的抽插著張阿姨的嘴時,張阿姨忽然用力的拍起了我的背,傳來的疼痛讓我

突然驚醒。



一陣嘈雜的聊天聲傳來,聽聲音應該是一群孩子正在接近。我慌忙的從張阿

姨的身上起來,在拉褲鏈的時候還夾到了包皮,疼的我是齜牙咧嘴,可就算是這

樣我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反觀張阿姨則是從容的多,雖然臉色的潮紅還未褪下,可是她那不急不緩的

樣子,實在讓我著急。



在我穿上背心後,一群拿著籃球的少年從後方小道上路過,雖然有幾人看了

看我們的方向,可也沒起什麼疑心。



待他們過去後,我本想繼續把未完的事業做完,可張阿姨卻整理了一下自己

的衣服,在我鳥兒上撫摸了一下說道:「這裡人多,跟阿姨回家在繼續。」



雖然我已經清醒不少,可隨著張阿姨的撫摸,我又一次不顧一切的抱住了她,

嘴在她的脖子上臉上胡亂的親著,身下也不停的聳動。



「你這孩子,咋這麼猴急呢。」



張阿姨也是被我弄的有些無奈了,只好重新拉來我短褲的拉鍊,把憤怒的鳥

兒抓在手上,伴隨著我的聳動幫我擼起來。



「哈~啊……親這裡,親這……」



阿姨伸出另一隻空閒的手撩開了自己的背心,兩個已經開始下垂的巨大乳房

跳了出來。阿姨用力按著我的頭,一邊呻吟一邊讓我去親她的奶子,我也順勢躬

下身子,把一個紫葡萄含在嘴裡吸允起來。



「額……啊……真過癮,成……成子,阿姨的奶好吃不好吃。」



「別咬……疼……啊……想不想……想不想操阿姨的逼。」



? ???「……」



「用……用你的大雞吧,操阿姨,操阿姨的逼。」



本來阿姨還在用力壓我的頭,估計是想讓我幫他口交,可我貪婪的吸吮著阿

姨的乳房,死活不鬆口。阿姨無奈只好撩起自己的裙子,將我的鳥兒往自己的逼

裡送,可眼前的姿勢有如何能滿足她的願望。



阿姨奮力的將貪婪的我的頭推開。



我茫然的看著阿姨,不知道她為何這樣。



見到我的樣子,張阿姨在我臉上侵略一口,轉過身將裙子拉起,開始用潮濕

的屁股摩擦起我的鳥兒,嘴臉還低聲對我說道:「快……快把大雞吧插進去,操

我……用你大幾使勁操我。」



張阿姨如此表現,我怎能繼續愣著,雙手抓住她的兩個乳房就開始鬆動起來。

張阿姨估計是又被我抓疼了,哎呦的叫了幾聲,伸手抓住我在她身上亂蹭的鳥兒,

便王自己的逼裡塞。



忽然,我感覺鳥兒鑽入了一個溫暖的地方,從鳥兒上傳來的感覺逼剛剛在阿

姨的嘴裡還爽,我更加賣力的聳動起腰部,讓快感更加的強烈。



「停……不是……不是那,疼……啊……別動……」



如同進入天堂的我,哪還理會阿姨在說什麼。我將臉貼到阿姨的背上,問著

阿姨身上傳來的味道,雙手搓揉著,身下傳來啪啪啪的聲音。



不知不覺間,阿姨軌道了地上,雙手撐在石頭椅子上,撅著屁股任由我幹著,

嘴裡還斷斷續續的念叨著,「屁……屁眼好爽,要升天了,要死了。」



「啊……年……年輕人,真好,真過癮,要裂開……」



「使勁,在使勁……快點,操死我,操死阿姨。」



抱著阿姨的屁股,我如同一頭發瘋野豬一般拼命的衝刺著,也不管濺在褲衩

上的黃色斑點,可不管有沒有人在偷看,只是沈溺在快感的世界。



我喘著粗氣,咬著牙關,拼命的幹著眼前的女人。



也許是心態發生了變化,也許是放開了什麼,我一邊幹著一邊開口對阿姨說

:「臭婊子,老子幹的你爽不爽……」



本來在低聲呢喃著的張阿姨聽到我這句話後一愣,之後聲音明顯提高許多的

說:「爽……成子操的我好爽,操死阿姨……」



「你和你女婿做過沒有……」



「啊……做……做過……」



「他操的你爽不爽……」



「爽,他操我逼,操的好爽。」



「你閨女知道不知道。」



「知道……她就在旁邊,大劉先操完她再操的我。」



「我操的你爽,還是他操的你爽。」



「恩……都爽……啊,用力。」



隨著我的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強,張阿姨明顯有些迷糊了,思維也不

如剛剛明銳,就連有人在不遠處偷偷錄影也不知道。



我當然看到了,那人我認識,就是我那個隔壁大哥。就是因為看到了他,我

才不知為什麼忽然底氣足了起來,並且開始和阿姨一問一答。



「騷貨……下回讓你閨女一起來讓我幹好不好。」



「恩……好,讓她給你幹。」



「你外孫女也讓我幹好不好。」



「哈啊……她……她才11歲,啊……」



聽到她的回答,我很不滿意的放慢了速度,幾乎停了下來,只用手揉起了她

的陰蒂,可顯然,這樣是滿足不了她的。



「好不好……」



「快……快操我,快……」



隨著我的停止,張阿姨的腰部開始自己動起來。這樣可不行,我一縮腰,鳥

兒整個都脫離了她的屁眼。一股腥臭的味道伴隨著一灘莫名顏色的液體傾瀉而出,

我連忙把手抽回,後退兩步。



突然的空虛讓張阿姨十分難過,轉過身坐到地上用力的搓揉的自己的陰蒂,

不時的還把三根手指插到逼裡捅幾下。但不滿足的她擡起頭,可憐兮兮的望著我

說:「好哥哥,大哥哥,快操我,求你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幾乎忍不住要上去在幹她幾百回合,可眼角邊的大哥讓

我冷靜不少。他這人天天在我面前吹牛逼,今天操了誰,明天要日哪個,讓我十

分厭煩,今天能在他面前裝逼,我可不願意這樣放棄。



「那你讓不讓你外孫女給我操。」



「讓……讓……快來操我,好難受,快操我。」



聽到我想要的答案,我稍微斜眼看了一下那個偷拍的大哥,他現在已經用一

只手擼了起來。



我暗覺好笑,你平常不是牛逼的很麼,今天怎麼看著老子操女人,就自個兒

解決起來了,還偷拍,難道是拍下來回去慢慢擼?



有些厭惡的看著阿姨身下那灘東西,我讓張阿姨坐到石椅上擡起雙腿。



她很順從的按照我的要求做了,用她的裙子在她身下胡亂的擦了兩把,便挺

身直入深潭中。



畢竟是年紀大了,逼有些松,不過好在水多,操起來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使勁……操我……快啊……」



我雙手抓著張阿姨的肩膀,拼命的聳動著腰部,嘴裡還一直「婊子、賤貨、

欠操」的說著。我現在很瘋狂,好像自由奔馳在草原的野馬,輕鬆、自由、快樂、

無拘無束,不管是身體還是內心都非常的開心,就好像打開了一扇一直關著『我』

的門。



突然鳥兒被加的緊緊的,一陣高亢的尖叫也嚇了我一跳,如水般的暖流沖刷

起我的鳥兒,身體也被阿姨抱住。同時還能感覺到阿姨在我懷裡一抽一抽的痙攣

著,不過我可不管這個,趁著阿姨縮緊之時,加速抽插起來。



「阿姨……我要,我要射了。」



「恩,射……射到阿姨的裡面也沒事。」



一陣瘋狂後,我也達到了巔峰,濃稠的汁液全部灌進了阿姨的身體裡。



??……………………………………………………………………………………



「你說的那些我不知道,不過我確實見過不少人和家裡的狗弄。」



身體還有些發軟的張阿姨,和我一起牽著狗走在回家的路上,剛剛我給她稍

微講述了一下我大哥給我吹的牛逼。



「還真有啊?」



「有啊,怎麼沒有,你也不是不知道,咱們社區不少女人的丈夫都被分流到

其他地方了,好久都不回來一趟,那些騷娘們又沒膽子找其他男人,只好養只大

狗來解悶啊。」



「那張阿姨有沒有試過?」



「一邊去。」



見到張阿姨紅著臉不正面回答我,我偷偷的把手在張阿姨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有人,別鬧~」



「那你說嘛。」



「我真怕了你了,明明挺老實的一個孩子。」



我又開始往張阿姨的胸口摸去。



「那是去年的事……」




上一篇:和警花的一夜情 下一篇:約見網友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