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101)【作者:draingslee】   校园小说 
字数:86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一章

  韩国2016年,今天的阳光耀眼、酷热;让人几乎以为还是夏天。郑恩地在家,穿的很清凉,身上只有一件轻便细肩带粉黄小可爱、白色的迷你裙,忙上忙下,勤奋的做着家事,郑恩地边做着家事,一边神情娇媚回想着郑民基出门前那一幕,跟自己在门口的激情。

  郑民基一早上课出门前,看着姐姐迷人的打扮,血脉贲张,肉棒也硬了一大半,禁不住一股冲动,就从后一把抱住郑恩地,又硬又胀的肉棒往她的屁股沟里猛挺,一只手快速地揉着她饱满的胸部,另一只手把她的头往后一扭,嘴巴对着她的香唇吻下去。

  郑民基上面用力吻着,下面则用力猛顶,按住姐姐酥胸的那只手,这时也很快向下伸,一把撩起迷你裙,一下子就模到郑恩地内裤底。他一根手指插入嫩穴,但因为嘴巴被吻得紧紧的,只听得见郑恩地「哦……哦……哦……」低声呻吟着。
  郑民基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姐姐的内裤,让郑恩地露出翘臀,单手解开腰上的皮带,让长裤落下,并且再拉下内裤,然后用脚把长裤和内裤一起踢到一旁,露出早已昂然挺立的肉棒。接着,他把郑恩地的左腿往上一抬,让她的小穴外张,怒涨的肉棒立即往她穴内一送,一根红热粗大的肉棒插进郑恩地温暖小洞内。郑恩地又紧又暖的嫩肉紧紧包住肉棒,舒服得让郑民基呼出一口大气,她更是狠狠地哼了一声。

  郑恩地一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出声,兴奋的她嗲声嗲气说「民基!昨晚欺负姐姐还不满足?现在又来?」这样干了约十分钟,郑民基突然觉得一阵酸麻,再也顶不住了,伸手紧紧抱住郑恩地,肉棒则使尽全力往嫩穴一顶,只觉得已经顶到穴底了,就用力顶着,一动也不动。

  郑恩地也感觉到了,屁股则拚命向上抬,嫩嫩的穴肉紧紧包着郑民基涨得快要爆炸的肉棒,「哦……哦……哦……」从郑恩地的喉咙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终於肉棒爆炸了,并且感觉到肉棒在嫩穴里面猛然抽搐。

  虽然够刺激,但郑恩地还没有高潮,但郑民基上课快迟到了,只好含情脉脉地吻着说道「恩地姐姐,我们今晚继续……」说完就穿好长裤匆匆出门了,只留下郑恩地,微喘不休地站在门后,大腿根部,几道白浊的精液,慢慢地从酥痒的嫩穴流下来。

  「啾~~~啾~~~~」

  鸟鸣的门铃声响起,此时郑恩地回了神,「咦?这时候会有谁来呢?」郑恩地心想着。

  郑恩地放下抹布,起身到楼下,开门走到庭院外;只见铁门外站着一位穿着公务制服提着工具箱的人员,相貌斯文的中年人,似因酷热汗流浃背而略显焦躁。
  「请问……有什么事吗?」郑恩地微笑有礼的问道。

  「你好!这是我的证件!」那人拿下胸前的证件,递向铁栅门内郑恩地面前,郑恩地稍看了一下,尚未及看清楚,他已公式般的收回。

  「我是天然气公司的服务人员,今天是来府上做安全检查的。」那人点头微笑说明来意。

  「请问……方便进去检查吗?」他又接着问道。

  郑恩地端详了他一下,答道「嗯!……可以。」那人看着善意的郑恩地,点头称谢,随即在郑恩地的引导,进入屋内。

  屋内阴凉的多了,那人似感觉较轻松的吐了一口大气「呼~今天好热喔~」
  郑恩地应付的随口回道「是啊~」。

  技工站在漂亮的客厅端详着四周,瞥见另一边厨房的位置;问道「那里是厨房吧?」

  郑恩地回答「对!」那人慢慢走进厨房,打开箱子拿出工具开始对着瓦斯炉、管路……开始做起了检查。郑恩地着则走近,礼貌性的站在一旁观看。那人态度似认真的在厨房各处瓦斯管路交接处,都抹上些许的泡沫。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正常,但当检查至蹲着打开下方厨柜内连着瓦斯炉的管路时,却发现些许泡沫有变大现象。

  技工说「这里有点漏气,危险哦~」郑恩地听到,忙走近蹲下去查看他所指的地方。

  「ㄟ~真的耶」郑恩地看着交接出缓缓充气、频频膨胀破裂的泡沫,说道。
  「那怎么办?」

  郑恩地焦急接着问道。

  技工回答「我先试着锁紧看看。」随及回身从工具箱中拿出板手、找寻相关工具。无意间技工瞥见关切陪同蹲下的郑恩地,双腿一高一低姿并拢着,但迷你裙内却隐约露出一点内裤及雪白的美腿;心头不禁震了一下。

  「哦!!不愧是女偶像……白色的裙子、白色缕空的内裤……」技工想着。技工贪婪的眼光视奸着郑恩地。郑恩地感觉到陌生男人望着裙内,双颊娇红羞涩的将视线放在柜内管路的渗漏处。技工边操作,边锁接头,一边藉故跟郑恩地问道「你的瓦斯费帐单大概多少钱?」

  郑恩地想了一下,犹疑的回答「之前都还好,最近好像有比较多,好像到五佰万这样。」

  技工看着裙底走光的郑恩地,心想「啊……美腿!……穿的这么诱人……」心里有些部份已开始蠢蠢欲动。其实郑恩地看到修电技工偷窥的样子,举止上有意戏弄,知道自己私处正被陌生男人瞧着,一种暴露的快感迅速袭向全身,加上刚才弟弟做到一半的好事,腹下油然升起一股暖意,粉嫩的奶头,逐渐在薄薄的胸罩下硬了起来。技工抬头看她一眼,郑恩地领口里的春光全露了出来,胸罩稍稍有点松,两个雪白浑圆的奶子全展现在眼前。

  【现在还有其他家人在吗?「技工假意正经的问道。

  郑恩地答道「没有!就我一个人在家。」

  技工听了心中窃喜,但仍假意关心的说「可是这个接头有点崩牙,锁不紧耶?」其实那个接头很正常,是他故意假装锁不紧的,想拖延一点时间。

  「是吗?那怎么办?」郑恩地问道。

  「我这里备品又刚好用完了!这样,恩地xi,你附近有没有水电材料行?我去买。」他问道。

  郑恩地说想了想,说道「附近没有eh,我们这里没什么店面的……」
  「这样哦?那家里工具箱会有吗?还是有什么可以应用或代替的?」技工又接着问道。

  郑恩地站起身来想了一下说道「嗯~楼上的储藏室不晓得会不会有?……」,但她不知自己露出美貌与曲线玲珑的身材,两条如玉般光滑的大腿,近距离的观看更让技工怦然心动。眼前的郑恩地酥胸隐约可见,肩上的吊带还松垮垮的,技工得地利之便,就站在郑恩地旁边和她讲话,自然挨近郑恩地,她居然不躲不闪,任陌生男人盯着轻薄衣下若隐若现颤动突起的乳尖。

  郑恩地心想是不是玩的过火了,于是说道「我上储藏室找看看……」一说完,郑恩地心虚的转身走出厨房,沿楼梯上二楼去,上楼梯双脚自然叉开,薄短的裙下春光乍现,一双美腿完暴露在技工眼前。郑恩地楼梯上转身后看,脸色绯红,往下望技工。

  「这样吧,oppa和我一起上去找看看……」说完郑恩地转身继续上楼梯,技工也起身上了楼梯,往上看,郑恩地裙下美臀曲线更令人称讚,雪白大腿近裸露,白色缕空的内裤清楚可见。

  随后到了二楼。此时郑恩地正背对着技工,专心在小储藏间、工具翻找着。一转头看到了他,但仍不以为意的继续找着。

  技工问道「怎样?有吗?」

  郑恩地边翻找,边回答「……好像……没有相同的耶。」技工看看二楼周围环境,装潢的素雅气派,乾净主卧室就在里面;他瞥见工具箱中有包装用的绳子,进身随手拿起。

  郑恩地看到后有点纳闷,疑惑的问道「这……有用到吗?」

  技工回答:「有!」随即将绳子拉开。郑恩地回头以美目望着他,冷不防突然被他以绳子捆绑住双手

  「嗯……呜……呜……」郑恩地叫着,被绳子一圈圈的迅速缠住手腕。
  「呜……呜……」郑恩地惊恐之余,挣紮着,然而力量悬殊,已无补於事。技工将郑恩地搂抱进卧室,放置她在床上。混乱中郑恩地先是右脚被抓住,随及双脚都被制,被绳子快速稍分开捆住。

  「呜……呜……」郑恩地用生气的眼神瞪他。

  技工笑说「别那么生气嘛,恩地xi,合作点…………」技工兴奋的看着郑恩地娇柔的胴体,手缓慢伸进裙底贪婪的细细摸索着。郑恩地的反抗、挣紮只是更加深他的快感、刺激,摸了一会儿,技工说道「好美!我从没干过像恩地xi你这么……漂亮的女偶像……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技工手掀起郑恩地的短裙,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个阴户,左边阴唇露出一些,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阴毛,宣示着郑恩地的性感。技工慢慢拉下郑恩地裙底的白色镂空内裤,将其脱到膝盖处,看着郑恩地裙内私处,一览无遗的丛草蜜穴美景,肉棒忍不住已鼓胀。郑恩地心中懊恼自己戏弄陌生男人,但已经后悔莫及了。

  没多久,技工的手已伸进郑恩地的衣底、胸罩内,贪婪放肆的揉捏摸索着,肩上的吊带被向两边扯开,把那件粉黄小可爱拉下来。技工的手扯开胸罩,郑恩地的酥胸赫然袒露在外。郑恩地羞红了脸,望着自己柔软白晰、浑圆玲珑的乳球起伏着,粉嫩奶头被捏弄着,她的目光看着技工露出哀求的眼神。技工因此犹豫了一会,但仍迫不及待的把郑恩地的身体转过去,由身后抱住了她,一手也伸入抚摸郑恩地滑嫩结实的大腿,与丰硕怒耸的香臀。

  此时技工一手搂腰,一手探入郑恩地私处摸索。郑恩地转身踉跄前倾,伏在床上,被缚的双手搭扶着床前一支横桿,如此她的身体形成下身挺直,腰部以上则向下弯曲的诱人姿态。技工欲火愈炽,他一伏身,竟钻入郑恩地裙内,双手也顺着郑恩地挺直柔滑的双腿,上下游移,美妙温暖的触感,使他不由自主的将嘴唇凑近郑恩地丰腴的私处,激情的舔吮了起来。

  技工简单的一阵抚弄亲吻,舌头舔着嫩肉,郑恩地立即感受到异样的煽情滋味;这几日里虽与郑民基恩爱,但又怎及得上陌生男人另类的粗暴刺激?她心底几乎立即产生了强烈的欲望,却仍装腔作式的反抗,顷刻之间,虽抗拒,但自己嫩穴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出蜜液,让裂缝里水汪汪的。

  郑恩地的屁股不由自主的跟随着技工的舌头摆动起来。每当技工的舌头扫过阴蒂的时候,郑恩地的屁股便不由自主的提高,想让技工的舌头更靠近阴核。技工相当清楚郑恩地的意思,舔了一回儿后突然静止不动,嘴唇紧紧霸佔住郑恩地翘起的阴蒂开始吸吮起来。

  「哦……哎唷……喔……不要吸……oppa你不可以这样……受……恩地受不了!呜……哦……」此时不管郑恩地屁股如何摆动,技工的嘴巴就是吸着阴核不停。郑恩地虽然低声哀求着不要,捆住的双手紧抓着横桿,屁股却愈抬愈高,纤腰也慢慢的摇动起来,嘴里也开始传来呻吟的声音,流出的蜜液,让整个大腿内侧,已是湿淋淋的一片。

  技工不慌不忙地扫着郑恩地的阴核,侵袭着她的嫩穴,吮着流出来的花蜜。技工故意把郑恩地的肉缝向两边剥开,看到她红嫩的小肉洞,长长的舌头慢慢侵入她的嫩穴深处,身体的自然反应让郑恩地懊恼,羞赧的说「oppa你……不能……这样……舌头这么坏……不要进去……真的别进去……」郑恩地扭动着身体娇喘着。

  此时的郑恩地极力忍耐的淫吟,她娇羞的面庞,不待抹脂而自红,酸软的躯体完全任人摆佈,高高翘起的屁股让郑恩地有种裸露的淫荡快感,矜持的欲火渐渐爆发,她特意压低蜂腰,阴唇就毫不保留的翻开,形成一道红色的肉缝,旁边还衬托着黑长的阴毛,酥胸在她扭动身体时,白晰、玲珑的乳球随着身体的晃动弹上弹下的,再加上郑恩地的神情,别有一番含蓄的美感,直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

  这时技工把自己的上衣裤子脱了下来,郑恩地伏在床上,害羞的看着陌生男人,全身赤裸,脱的只剩一条内裤。技工随即脱下内裤,只看到粗大黝黑的阳具立即跳跃出来,像极一尾就要发动攻击的毒蛇,郑恩地盯着修电技工昂然挺立的肉棒后,就很害羞的把头别了过去。

  郑恩地双眼紧闭,心中浮现上次在电视台后台侵入小穴的肉棒,陌生肉棒在嫩穴里抽插着,自己无助的被淩辱,郑恩地心里暗骂自己淫荡,却期待嫩穴再一次被陌生肉棒侵入的感觉。。技工掀起郑恩地的短裙,光洁的玉腿,浑圆的丰臀,在灯光下更显得无比的嫩白柔滑。

  技工迫不及待的扶住粗长的肉棒,青紫色的龟头就在郑恩地两片娇嫩的阴唇上挤动,不进不出地刚好放在她小穴口,把她两片阴唇撑开,使她的淫水像缺堤的河水,汩汩地往外流了出来。机工的龟头撑开两片娇嫩的阴唇时,郑恩地小穴紧张的紧缩。当技工的龟头插进嫩穴后,感到郑恩地的的穴口,把龟头夹得紧紧的,一挺腰,便尽根插进了郑恩地那春水氾滥、湿滑的小穴,娇嫩的阴唇也跟着被挤开。

  「呃嗯……oppa你……」郑恩地此时只觉本空虚的嫩穴,突地被肉棒扩充,龟头着实地顶着穴底的嫩肉,那种充实的快感,「嗯……噢……」浑身颤抖了一下,嘴里竟也忍不住流出愉悦荡人的呻吟。

  技工一面抽插,一面探手抚弄郑恩地尖挺饱满的乳球,触手之下,只觉软棉棉、滑腻腻,爱不释手之下,不禁使力的揉捏,而郑恩地情动之下,丰臀也不停的摇晃扭动。片刻之后两人逐渐攀上高峰,技工只觉少妇体内的热度不断的上升,小穴不断的收缩,粗大黝黑的肉棒在拔出时,把郑恩地的穴肉也连带拉了出来。那种紮实的感觉,好像是一张小嘴紧含着肉棒不放,吸吮力道也益发强劲。
  「嗯……oppa你……不要拔那么快……哦……」听到郑恩地的呻吟,技工不由得加紧抽送,激情之下,真是恨不得将两个蛋,也一起塞入郑恩地的穴中。技工把郑恩地的纤腰紧紧抱住,把那粗大黝黑的肉棒深深地插进小穴里,然后不是再抽插,而是扭着屁股,这样弄法,肉棒会在郑恩地的嫩穴里横冲直撞,胡乱搅动,果然不一会儿,郑恩地已经被他弄得完全受不了。

  郑恩地浪叫着「oppa你怎么可以……这样整恩地……不要再扭……恩地的小妹妹……快给oppa你……」郑恩地已经发着哭泣的声音哀求他。

  「……喜欢被干吧,恩地xi?」但技工可不理她,反而继续用力扭动屁股,把郑恩地弄得淫荡不已。

  「oppa你……就不要再整恩地了…恩地都……啊……依你就是……」技工再次抽送。

  「嗯……对……用力顶……哦……嗯……又插进来了……」郑恩地此时春情荡漾,骚痒难耐;她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小舟,翻腾在巨浪之中,虽已将近彼岸,却总差了那么一截,她情急之下,郑恩地疯狂的扭动起那丰臀。

  「哦……oppa你……好硬……哦,好……用力……用力……哦……」这样的动作一直重複着,技工在郑恩地的强力晃动下,顿时遍体酥麻,全身精力瞬间齐聚下身肉棒之上,加快活塞动作后,他的臀部一颤一颤地抽搐着,蓄积了多天的精液,如怒涛排壑般的疾射而出,身体也起了阵阵的抽搐。

  郑恩地经他强劲一射,穴中感到一股热流的温暖,感到肉棒正把大量的精液灌喷到小穴中,「嗯……噢……恩地……啊……恩地来了……啊……」郑恩地达到了高潮,愉悦酥麻的感觉,由下体贯穿全身,弄得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郑恩地娇弱无力地伏在床上,完事后技工靠在她的背上,整个身体紧紧贴着郑恩地的身体,黝黑的的肉棒依然深插在她的美穴中,肉棒隐约感觉嫩穴还不断收缩,下体满是淫精浪水。

  过了好一会儿,技工拖出软软长长的肉棒时,郑恩地的淫水和白浊浊的的精液就从她小穴里冒了出来。郑恩地被干得全身无力,这时就倒在床上娇喘着,回味着那刺激的高潮,回味被奸淫时,自己放浪的表现,羞惭得红透脸颊。

  不久后技工解开郑恩地手上的绳子,脱下她的上衣后,再把她双手绑在后面,解开捆住双脚的绳子,拉下内裤,剩下白色的迷你裙。

  技工把郑恩地拉起坐在床边,自己站在郑恩地面前,把肉棒塞进郑恩地嘴里说道「舔它……」郑恩地坐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技工软趴趴粗大的肉棒,在眼前不时晃动。

  「快舔它……」郑恩地看着肉棒,心中浮现自己试过的肉棒在自己小嘴软趴趴的肉棒,被自己小嘴含着变的坚挺,粗大。郑恩地犹豫了一会,再次双颊绯红,张开樱唇,只见龟头被小嘴吸进,直到软趴趴的肉棒慢慢被小嘴吞没。郑恩地用小嘴上下不停的套弄软趴趴的肉棒,温热的舌头也灵活的舔弄嘴中的龟头。
  技工看着apink的郑恩地吸舔着自己的肉棒,接着双手抓向她的双峰。郑恩地双手既被绑着,嘴中又含着愈来愈粗大的肉棒,根本无从抵抗,只好任他摆佈。技工搓揉着郑恩地的乳球,原本松软粉嫩的奶头逐渐硬了起来。郑恩地羞红了脸望着床边的镜子,镜里的自己被陌生男人捏弄着奶头,嘴中含着粗黑的肉棒。

  「哦……喔……哦……哦……」郑恩地低声呻吟着,嫩穴的淫水悄悄的在裙子里缓缓流出,技工再也忍受不住,郑恩地小嘴中的肉棒,已经胀到极限。
  「坐在我大腿上……」这时技工忽然说道。郑恩地的小嘴慢慢吐出粗大的肉棒,技工把郑恩地拉起来,自己坐在床边。郑恩地脸上带着羞赧起身,正在犹豫要不要坐下来,技工却从后面拉了一把,郑恩地整个人重心不稳就往技工身上坐下去。

  技工趁势抱紧郑恩地握住她的乳房,并且开始毫不客气的就将娇嫩的乳头含在嘴里,才一下郑恩地的乳头已受不了刺激,坚挺的站立起来,弄得她白嫩的奶子晃动着,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身体整个瘫在他身上。

  「跟我说……」当技工翻开郑恩地裙子,把手摸向她阴部时戏虐着说道「你的这里叫什么?」郑恩地摇摇头装迷糊,技工立刻一根手指插入嫩穴。

  「快点说这里叫什么?」技工边催促手指边在郑恩地小穴里搅动着。

  「唔……唔……喔……喔……」郑恩地愈来愈兴奋,「是小妹妹啦!……」郑恩地涨红着脸脱口而出。

  「呃!是小妹妹哦?……」修电技工重複着,「你的小妹妹喜欢被大鸡巴干吗?……」修电技工话愈说愈不像话。

  「唔……唔……不知道……唔……!……」郑恩地嘴巴咦咦唔唔,脸愈涨愈红。

  「不知道?喜欢被大鸡巴插吗?……」技工於是手指长驱直进,在郑恩地那嫩嫩的小穴里挖着搅着,她顿时全身一软。

  「喔……不知道……唔……」技工这时扯下郑恩地的迷你裙,把她的纤腰抱着,稍微把腿弯向下弯,本来直立起来的肉棒这时就已经对准了她的嫩穴,龟头在郑恩地的小穴口磨动几下,把她的淫汁就磨了出来。郑恩地已经忍不住,把屁股往前挺,技工知道郑恩地已经被挑起欲火来,就朝她的嫩嫩的小穴挺进去,把她的纤腰紧紧一抱,肉棒已经深深插进郑恩地的嫩穴里,还直攻进她的花心,把郑恩地弄得娇叫一声。

  「oppa你怎么这样……郑恩地……啊……」郑恩地呻吟得像哭泣那般,全身发颤。郑恩地此时双眼半睁半闭,满面通红,娇喘不休,双手被绑在背后,郑恩地双脚呈M字型,赤裸跨坐在陌生男人大腿上,白晢的大腿中,夹着一根粗大黝黑的肉棒,挺直的往小穴里面送,只见龟头被小穴吸进,直到完全被小穴吞没,郑恩地缓缓扭动蛮腰,浪臀开始上下摆动。

  技工没有想到眼前浪荡的郑恩地,跟之前开门美丽开朗的女偶像,简直判若两人,只听她叫着「好舒服……快……用……用力……恩地要……」

  技工当然不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略微分开身体,让郑恩地看到侵入自己私处的肉棒,缓缓的一进一出,自己花瓣上的嫩肉随着翻进翻出。郑恩地放浪的扭动翘臀让自己的小穴拚命吃着粗大的肉棒。技工盯着眼前郑恩地的两个乳球起伏颤动着,郑恩地被他看得满脸发烧,双眼紧闭,仰头享受肉棒每一次撑开嫩穴顶到底的快感。

  「恩地xi喜欢被大鸡巴强奸吗?……」技工忽然说,双手旋转郑恩地的屁股,新鲜的刺激再度带郑恩地进入高潮。

  「哦……好舒服啊……」郑恩地全身颤抖。

  「以前恩地……就是被男生……按在地上强奸……啊……不是……是轮奸……」就这样,郑恩地开始兴奋得有点模糊,也没有再感到害羞,而是配合着技工的动作,扭着小蛮腰,让肉棒一次再一次地插进她的花心。

  「嗯……噢……他们好多人……一个接一个……嗯……大鸡巴插恩地的小妹妹……啊……强奸人家……」技工只觉得郑恩地的嫩穴不停地紧缩着、蠕动着,肉棒还不停地挤出嫩穴的淫水来。

  技工看到郑恩地淫荡的一面,解开她手上的绳子,缓缓放下郑恩地在床上,把她的双腿拉开,往前一挺,整枝大肉棒就深深地插在小穴里。

  「嗯……噢……」郑恩地发出呻吟声,技工抓着她的腰,不停的摆动下体,每插一下都能听到嫩穴里传来的水声,修电技工跟郑恩地说道「恩地xi,你家里没人哦,想要更爽就叫大声一点,最好叫到邻居都知道你这个apink的主唱在被人干……」

  「哦……嗯……再深……啊……真好……哦……」郑恩地娇喘连连,淫声不断。

  「啊……啊……恩地不管啦……oppa你要负责……啊……干死恩地……嗯……啊……啊……」技工听到郑恩地说要他负责就故意问她「骚货!!被强奸还那么爽。」

  郑恩地就说「对!!恩地是骚货!!恩地喜欢被大鸡巴插!!……快……哦……」说着,郑恩地自己屁股拚命往上顶,她已经被玩得忘情,紧紧地抱住陌生男人,把自己两腿勾在他背后,好让肉棒更深入地抽插着。

  郑恩地被肉棒快速的抽插,不断的放声淫叫「啊……天哪……恩地又……啊……怎么这么快……哦……又要来了……恩地好舒服啊……快插……快……啊……是……是这样……哦……真的来了……」

  郑恩地在床上不断的呻吟,头向后一仰,嫩穴也一阵紧缩,把肉棒夹得紧紧的,高潮再次来临。。泄后的郑恩地,在这一波猛干下,可说被技工干瘫了,见她娇弱无力,气息微弱,只能抱着技工,任由粗大的肉棒尽情来回欺淩她的嫩穴,随便陌生男人干了。

  而技工也差不多了,於是,紧紧搂着郑恩地,半跪在床上,抬起她的翘臀,把握爆发前的最后一股力气,尽情抽插。终於,技工觉得要来了,他放开郑恩地的翘臀,把她紧紧压在床上,使尽全力,再向她穴内猛插了两下,然后把肉棒紧紧顶住郑恩地嫩穴最深处。

  技工的肉棒涨到最大,然后跳动了一下,一股浓浓的精液随即快速喷出,郑恩地两手紧抱着技工的屁股,让肉棒和她嫩穴做最紧密的接触。结束后,郑恩地张大双腿瘫在床上上,她不敢稍动,压着她的技工喘息不已,肉棒虽然萎软,但却不是全然气消,龟头还留在自己的穴口,过了好一会儿,技工轻轻翻个身子,下了床,穿好上衣裤子。

  郑恩地仍摊在床上不断的喘息,酥胸配合着她的喘息上下浮动,两只乳头红红的,不知被玩了多少次了,骄人地高挺着,两腿无力地张的开开的,阴部湿淋淋的一片,小穴不断流出透明的爱液,嫩肉有点往外翻,显然高潮还没过去,她没有张开眼睛,维持着这样的姿势。

  临走前技工留一个电话号码给她,丢下一句话「恩地xi,想的时候自己打电话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